长雪清留

对不起

很神奇的理由,很走心的道歉。码了当范本。

昭晖:

我用这个软件没有多久,没有注意到这个,真的很对不起,我一时兴起犯下了错误,在这里我向大大道歉🙇,文我已经删了,请求原谅

【all耀】有两只王耀的世界

悠悠堇:

这篇文章有两次被私信给我了,我个人认为是有过度借鉴嫌疑的,在外面没办法做调色盘,就很无语...


夭寿啦王耀死活要娶我!:



*放飞自我的产物,瞎写
*国设
*耀耀他真好(痴汉脸)






1.阿尔弗雷德现在感觉很不好。
正在抱怨王耀会议迟到的他,被突然推门进来的王耀惊得说不出话。
这可不行,太有失风度。阿尔弗雷德想,但面前这个明显小一号的王耀,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更别提他头发也更长一些。
这可以说是非常奇怪了。












2.“你们好啊,我是王耀。嗯…你们应该认识我?”小了一号的王耀指着自己,不太确定地问。
众国家一致点头。
“那就好办了。”小王耀看起来很高兴,“很高兴提前见到你们。那么,有谁告诉我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亚瑟首先开口,“你能否先告诉我们,你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心上人变小后不认得我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3.王耀推门的动作打断小王耀想要说出口的话。
“那啥,这货是小时候的我。”
“两个小耀???”伊万愣了一会儿,喃喃自语,“那以后我抱哪个?”
“你居然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了。”小王耀闻言对大王耀说,“你竟然经常被一个男人抱。”
“嗯?”大王耀表示莫名其妙并且很委屈。
然后他伸手抱了小王耀一下。“好了你也被男人抱了。”
“呸!你不就是我自己吗!”












4.“你的意思是你今天一觉醒来发现小时候的你躺在你身边?”弗朗西斯问。
大王耀和小王耀一起点头。
“那什么时候他回到他的时代?”
大王耀和小王耀一起摇头。
“好吧。”弗朗西斯无语,转而望向在沙发上悄悄地左扭右扭打量休息室的小王耀。“你现在是什么时候?”
“秦初。”












5.王耀告诉各国不要给小王耀讲过多后来的事情,小王耀撇撇嘴,没有反驳。
众国家都知道王耀的意思,都纷纷表示不会的不会的。
然而本田菊转念一想:“王先生,你是不是开完会之后还会跟很多国家会面?”
“啊,是啊,怎么了?”
“那小王先生能不能…”
本田菊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阿尔弗雷德打断了。“对啊对啊耀,你去忙,让小时候的你跟hero出去玩吧!”
“你开完会很闲?”王耀挑眉。
“emm……hero可以假装hero很闲。”












6.王耀深思熟虑(并不)之后,答应了阿尔弗雷德的要求,但遭到了别国的反对。
路德维希板着一张脸蹂躏小王耀的头发,“我觉得琼斯不太靠谱。”
费里西安诺则牵起小王耀的手,想试试撒娇管不管用。
亚瑟倒了一杯红茶递给小王耀,试图用茶把人拐走,然后被弗朗西斯踩了一脚。
伊万趁乱一把抱起小王耀冲向休息室的门,但在半路被大王耀截下,还被阿尔弗雷德偷偷绊了一下。
本田菊望着小王耀一脸好奇的样子,叹了口气,突然觉得有点心疼。
跟这种人待在一起什么的。
王耀把小王耀护在身后:“你们平时这样闹腾也就算了,但现在是特殊情况,我可不想让小时候的我这么早就留下心理阴影。”












7.众国协商之后,决定分别跟小王耀待一小时。
阿尔弗雷德强行拽走小王耀,成为第一个带小王耀的人。
“我想喝酒。”小王耀站在超市酒架前走不动路。
“不行,未成年人不能喝酒。”阿尔弗雷德仗着自己的身高优势死命揉小王耀。
“我比你大。”小王耀面无表情地打掉阿尔弗雷德的手。
然后他得到了阿尔弗雷德的一个爆栗。
“啊!你竟然打我!你不尊老!你以下犯上!”
又一个爆栗。
“我要跟长大后的我告状让他离你远一点!”
又又是一个爆栗。
“呜…我不喝了,我不喝了。”
阿尔弗雷德满意了,蹲下身子在小王耀脸上亲了一口,换来一个嫌弃万分的白眼。
阿尔弗雷德觉得很好玩,也许是见多了后来的王耀怎么捂也捂不热的模样,便对调戏这个千年前的小宿敌多了丝兴趣。












8.亚瑟是第二个。
他带着小王耀去了一家咖啡馆,期间挂掉了女王大人的三个电话首相的五个电话以及助理的n个电话,面不改色地拉着小王耀就座。
“你要是很忙,就别陪我了。”小王耀嚼着亚瑟给他买的口香糖,饶有兴致地看着窗外的景色。
原来未来的世界是这个样子的啊。
“没事,不忙。”亚瑟偷偷打开手机对着小王耀的侧脸咔擦咔嚓拍了好几张。“我觉得我有必要在你心里提前树立一个高大威猛的形象。”
“啊?”
“比如老虎。老虎不发威…”
“嗯?”
“你当我对象吧好不好。”
“我拒绝。”
“……那你当我没说。”












9.紧接着是伊万。
他搂着小王耀在休息室窝了一个小时,差点把小王耀给勒岔气。
“你们这些国家都是这样子的吗?”
“哪样子?”伊万问。
“喜欢男人。”
“差不多吧。”
“太可怕了。”
“不可怕,你要不要试试?”
“……”
“要不让以后的你试试也可以。”
“咳,你抱了我这么久打算什么时候松手?”
“等我累了就松手。”
“那你什么时候累啊?”
“抱着你永远都不会累。”












10.弗朗西斯来找小王耀的时候,给他带了一杯珍珠奶茶,小王耀喝了几口就不喝了,然后就是良久的沉默,弗朗西斯怎么哄都不开口。
弗朗西斯很着急,以为小王耀不喜欢自己,又觉得一定是其他国家说了自己的坏话,不由得欲哭无泪想要撞墙。他掏出手机给王耀发了条短信。
【你问问他是不是想回去了,告诉他是就点头不是就摇头。】
弗朗西斯照做,小王耀摇摇头。
【那你问他是不是玩累了。】
小王耀还是摇摇头。
弗朗西斯跟王耀一句一句聊了半个小时,从育儿手册聊到青少年心理问题,再聊到皇帝短命统治者不好干,最后以王耀的“没电了”结尾。
小王耀从身上摸出支笔,刷刷刷在手心里写了一行字。
“我看不懂…”弗朗西斯很为难。
小王耀盯着自己的手想了半天,把手中的奶茶扔到了弗朗西斯脸上。
“…珍…珠…粘…牙…”












11.路德维希和费里西安诺商量好了,两人一起跟小王耀出去,一加一等于二,就能一起待两个小时,划算。
走到一半,费里西安诺停下不走了。小王耀扯扯他的袖子,他还是不动。
“你怎么了?要等人吗?”
“不。我不喜欢等。”
“那你为什么不走了?”
“我在等你说喜欢我。”
路德维希当即抱起小王耀,“那你在这站着吧,我们先走了。”
要分开的时候路德维希蹲下来检查给小王耀买的东西。“零食?”
“有。”
“小帽子?”
“有。”
“没落下什么吧?”
“没吧。”
“可是你落下了我啊。”
“……你们为什么一个一个都那么热衷于撩我?而且明明那么撩的话你板着脸说完全没感觉了喂!”












12.最后一个是本田菊。
本田菊本来排在比较靠前的位置,但不知怎么的他自愿到最后一个。
本田菊领着小王耀回休息室放东西的时候遇见从外面回来的王耀,小王耀让本田菊等他一会儿,小跑着到大王耀身边。
“马上就好。”大王耀说。
“不不不我不是来说这个的。你跟小本田有过节吗?”小王耀神秘兮兮地问。
“算是吧——他现在可比你大哎。”
“这不是重点。那你讨厌他吗?”
“应该吧。”
“好吧。那你忙。”
告别大王耀,小王耀蹭到本田菊身边,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同时开口。
“那个…”
“你先说吧。”
“不了,王先生先来吧。”
小王耀对于本田菊对他的称呼有些抵触,“我跟你以后是不是关系特别不好啊?”
“啊,大概。”
“我们之间有过节吗?”
“嗯,有。”
“那你为什么还愿意陪我玩?”
“在下…”
“本来我是想着,替以后的我跟你和解的,但看你们两个的态度都很奇怪,还是算了吧。不过,现在的我跟你可什么事情都没有,你也不用把脸拉得老长吧?”
“很抱歉,在下会注意的。”
“明明多好看的一个人,非要阴沉沉的。”小王耀冲本田菊伸出手,“那么,带我去逛逛?”
本田菊牵起那只小手,觉得自己可能中暑了。
要不,怎么觉得有些晕乎乎的呢?












13.小王耀问本田菊:“你觉得我怎么样?”
“很可爱。”本田菊藏起袖珍相机一本正经地说。
“那以后的我呢?”
“很优秀,很有魅力。”
“评价很高嘛,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从本田菊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见小王耀锁骨附近的伤疤,很深,看起来是不久前留下的。
原来以前的王耀,看起来这么瘦小啊。
并不宽阔的肩膀,没有结实的肌肉,甚至有些撑不起身上那身不知道谁买的运动衫。
可是为什么,在本田菊的记忆里,王耀一直是高大又厉害的人,让人随时可以依靠呢?
从现在的样子成长为以后的天朝上国,一定吃了不少难以言喻的苦吧?
本田菊扭过头,掩饰自己发红的眼眶。












14.因为太晚,王耀只好在当地的宾馆先住一夜,等到第二天再回国。
房门被敲响后他放下手中的文件去开门,一个黑影扑进他怀里,把他撞得一个踉跄。
“这么着急干什么?”
“困了。”小王耀瓮声瓮气地说。
“那睡吧。”王耀收拾了下办公的用具,把小王耀拎进浴室里刷干净,再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以后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小王耀兴致勃勃地问。
“不是答应了我不要过问以后的事情吗?”
“我回去说不定就忘了。”
“很忙,很累,很充实。”
“嘛,跟我一个样啊。”
“你以为会是怎么样的?”王耀失笑。
“今天我遇见的那些国家是不是都很强大啊?”
“是啊,不过迟早都会是我的手下败将。”
小王耀闻言咧嘴笑了一下。
“听起来很棒啊。”
“当然了。不过还是要你自己经历才行啊。”
虽然会走很多弯路,受很多伤,失去很多珍视的东西,但经历过那些,内心才能真正强大起来。
所以,晚安。












15.小王耀像出现那样消失了。
王耀起床后望着身边皱了的床单,发了一会儿呆。
小王耀一定会经历他所经历过的,欢笑,泪水,苦难,然后一步一步,重新登上顶峰。
王耀低头笑了笑,在心里对自己说,加油。










(小生想要评论
(每次看见一堆小红心却没几条评论时觉得整个世界都灰暗了


【一点感慨】我们记得

Dasiv:

关于男乓的一点感慨,昨夜就想写奈何实在身体不支起不来,所以熬到了现在,只是感慨。好奇整件事情经过的人可以稍微问问周围的人或者网上查查,应该都能找到。




【我们记得】


          ——2017.6.25




1.


我很少写很沉重的事。


因为仔细想想这应该是个励志的故事


学生们尊师重道,关键时刻挺身而出。


为了自己的老师和教练可以放下自己的荣誉


一己之身不算什么。


然后上层人士点头称是


觉得年轻人就该这样!


不然咋整!




2.


然后就整了。




3.


我们记得有无数人发声


我们也记得更有无数人高谈阔论。


我们记得有人披着成熟有阅历的外衣指点


说这叫拉帮结派


我们记得有人一脸高姿态的指点江山


说这样意气用事才叫害人。


忍让懂不懂,迂回懂不懂


拿成绩才是第一位啊!你们这么闹才是害人啊!




4.


不懂。


我们只懂不争馒头争口气


是可忍孰不可忍。


如果所有不公都能忍


如果所有不平都能咽。


枉为人。




5.


这世界上有太多的不公。


而大多数的时候一些人为老不尊,


却还舔着自己仿佛用心良苦的嘴脸。


教育我们应该如何如何去应对这社会的险恶。




6.


可我竟然想问一句


这些所谓的人心险恶,又都是谁日益堆积?




7.


我们多渴望这是一个靠本事吃饭的社会。


然而当我们工作了


当我们按照自己的本心去努力工作了


当我们因为碰壁死咬牙坚持的时候


却又会站出来无数的“前辈”告诉你。


要为人事故,要圆滑。


你本可以甩锅,你本可以逃避些责任。




8.


所以后来我们也学会了


对一些刚步入社会的小家伙们苦中作乐的说


这才哪到哪,社会本就是这样。


然而我们不会再说


你本可以推卸责任。


然而我们也不屑于学那些所谓的圆滑。


我们照旧死磕,哪怕抱怨不公却也不讨半点滑头。




8.


甚至,我们不屑于对这样的人圆滑。




9.


所以我们记得


我们被无数人嘲笑。


说你们还是太年轻。


然而,我们就是这样的一代人啊!


是,我们在网上的任何呼吁起不了什么用处


是,我们极力呼吁的事绝大多数都会被已删除而镇压。


然而我们还是要呼喊,要表态。


不为别的。


只为我们无愧于心




10.


我们首先要的,是一个态度。


哪怕他起不了什么用处。


然而在舆论的导向下。


倘若我们连态度都没有


又怎么会让和我们有一样态度的人知道


自己是对的。


自己不是一个人。




11.


因为我们怕


怕看着那些一开始和我们有一样想法的人


最后因为发现声音越来越少,而扭头开始折中


开始喊算了算了


开始止损。


再然后


如果有一天连声音都没有了。


那才是真的没有希望了。




12.


即便事情无法更改


亦或者,我们无能为力


但是只要有声音


这好歹不是一座死城。




13.


我是个很少诅咒人的人


但是此时此刻我却不得不说一句


我们该庆幸,那些毒瘤至少比我们年长。


他们会在我们之前老去


会在我们之前退休


会在我们之前死去。


就像有人说的。


三五十年过后


我们还活着


他在盒里。




14.


可是我们却也不能总看着。


就像一群键盘侠站出来指着我们鼻子骂一样


你行你上


再或者


你们在这里发声。你们又干不了什么




15.


是的


我们干不了什么。


所以我们只能好好学习


所以我们只能好好工作。


因为这次事


因为这次拿到好成绩的和出去想把班主任找回来的男孩子和女孩子已经告诉我们了。




16.


做好我们该做的。


可以这么棒。






【只一点感慨,语无伦次,不知如何感慨。只希望我们会更好。就像我老大告诉我的那样,万幸,我们长大了,我们总可以做些什么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再次声明,仅仅只是自己一点感慨,不用爱心人士跟我讲道理,如果是来告诉我和我三观不合来教我做人的话就省省,送您仨一句:SB,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