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雪清留

腾讯国漫人气投票紧急招人!

悠悠堇:

姐妹们快来啊


2017叶修B萌应援:



欢迎加入叶叶打投专用
严重缺人!!!严重缺人!!!严重缺人!!!!
这是腾讯视频举办的国漫角色人气投票,现在情况不容乐观,暂时落后!赢家可以得到腾讯视频闪屏奖励等!
投票方式很简单很快速!!投票仅剩三天!4.30截止!!现在情况不容乐观!!需要你的加入!
群聊号码:689645241
群聊号码:689645241
群聊号码:689645241



今天是4月27号,距离5月29日还有32天。
5.29是《全职高手》男主叶修的生日。在原著位面,今年叶修21岁,是最年少轻狂、意气风发的一年,同时也是他拿下三连冠,创造嘉世王朝的一年。
此刻的叶修,正沐浴荣光,等待荣耀加身。
而另一个次元的叶粉,正在爆肝为她们最喜欢的人争取另外一次崭新的胜利。

还记得2016年的腾讯投票么?还记得2017年的B萌么?今年,我们还能继续为他争取更多的荣耀么?
“我更喜欢百分百。”
“毕竟记录这东西,是用来打破的。”
是叶修。
更是叶粉。

很多人或许会问,这个投票重要么?需要我们重视么?输了赢了又怎样?
当然,实际上任何投票本质都是粉丝的自娱自乐,与叶修本人毫无关系,我相信他也根本不在意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事实上,我怀疑他要是知道这个次元的叶粉正傻乎乎为他彻夜不睡拼命投票时,说不定还会觉得大家不要再去白费功夫啦。
但是那又怎样?
投票本身重要与否根本不是关键,关键的是我们为叶修付出的努力和爆肝,让这个投票变得有意义了起来。
就好像叶修本人。
叶修从不在乎他人眼光,从不介意每一场比赛是大是小。无论是在富丽堂皇的比赛竞技场上和豪门战队争夺冠军,还是在凌晨昏暗的网吧里和普通网友PVP,他永远热爱,永远专注,永远争取胜利。
原著位面的叶粉在看不到本尊的情况下,尚且坚定地相信他们心中的荣耀之神能带领战队走向胜利的巅峰。而我们这个位面的叶粉,能做得尽管有限,但也必然会紧紧跟随他的步伐。
更是在他生日之际,在三连冠加冕之际,三次元的叶粉送给二次元的叶修,一份小小的薄礼。









【小花仙乙女向】教你讨厌异国皇子,从入门到放弃(1)

国家退堂鼓一级表演艺术家:

这位小朋友,你改我的文标你的名发在这,是觉得我脾气好不够暴燥吗?请立即删除并对我道歉。


寻香:






  • 异国皇子x你




  • 口嫌体直,一上便知




  • 姐弟骨科,注意避雷!!!!




  • 后期会有车的说(算是失踪太久的补偿)




  • 这可能写的是我自家异国皇子,现代文







————————————————————————————




(1)




你有了一个弟弟——他叫异国皇子。




而你并不欢迎他。




所有家人都欣喜若狂的围着他转,这让你以前备受宠爱的你被父母忽视,而燃起了无名之火。




即使你用力去压抑这份情感,努力的想要去自欺,但是父母对他所付出的一切你都看在眼里,在你幼小的心中愈加炙热翻滚的情感在你的胸口中灼烧。




而偏你的弟弟,他似乎独得上天恩宠,他什么都比你好,也包括他的脸蛋。




你曾经在父母不注意时,恶劣的用手掐了一把他的脸,手感不错。你彼时才想起自己在他长大以后可能就是以一个坏蛋姐姐的称号自居了。




还记得小学那会儿,异国皇子才只是一个身高才到你腰部的小屁孩,但是那张脸真是生的好看,如果这是长在一个女子的身上,那岂不是妖祸众生。




你还是讨厌他,那张好看的脸也是你嫉妒的对象。




即使他有多么听父母的话,多么可爱和乖巧,轻而易举的俘获了一大批同班女生的芳心,却依旧不能使你心中怒火平息下来。




而身为恶毒姐姐的你,总是以各种理由没收那些女生送他的甜点蛋糕,自己享受个痛快。




你曾试图将他的脸掐到他眼角含泪的程度,然而这并没有让你心情舒畅。




 




你从血缘上输给了他,你一直明白。母亲再婚后向你信誓旦旦的保证,即使以后有了孩子也不会忽视你,但是异国皇子的到来,无情的戳破了这个谎言。




这一点都不关异国皇子什么事,他并没有任何错,但是你就是讨厌他。




但他似乎很信任你的样子。




他长得好看受欢迎,欢迎到哪天一群男生围住打一顿都是正常的。这本不该和你有什么联系,但他不知怎么的小学总喜欢在你后面一起回家,你就故意的东绕西绕,拼命把他甩掉。




他喜欢牵你的手,但是你讨厌他。




讨厌到他掉进泥坑里, 你也只不过是拎着他的衣领把他提出来。




你的高中是你叛逆的顶峰。




哪些不好你就学哪些,染发化妆抽烟喝酒,你样样精通。




而异国皇子呢,是所有人心中的三好学生。颜值也是到达绝色。




身姿挺拔修长,眉目清俊安静的腼腆少年。白衬衫搭件朴素牛仔裤,手里又长捧着本书。那是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




你常常泡在网吧里和男友卿卿我我的,哪还有时间去想你这个弟弟。




等你终于想起时,你正乌青着一双眼在网吧吞云吐雾。




“妈的,我马子被异国皇子抢了。我马子说她更喜欢像他那样干净的,妈的一个小白脸,鬼晓得他是不是被别人保养的。”




难堪入耳的话语使你起身拖着一个凳子,向后走去。




 




 




 




——“喂,我家的人,当然干净。“




 




 




 




 




那啥,我学生党可能要每周五更新,咳,这可能有是一个坑。


【all耀】九班!九班!

慕瑾:

奇文共赏,大家来发挥吧。


我再过两分钟就更新!(到底还有几个两分钟


宸栩:



【all耀】九班!九班!




可能会改题目……写不写完看情况……




 ------------------------------------------




 




(正文)


 




 




01.




王耀,Z中新任教师,也是Z中最年轻的教师。刚毕业没多久就被师范学校的老师推荐到这里工作能不年轻吗……你以为这是给优等生的福利?不,那么想你就太天真了。其实就是师范学校那老师听说自己的老朋友在他教的那个班级折磨疯了于是就让王耀过去顶替罢了。




 




 




好气噢但一定要保持微笑。王耀心里n多句妈卖批划过。




 




 




现在他正坐在那教师的老友——初二九班的前任班主任面前听他发牢骚。




 




 




“这个班级太难搞了……”前班主任收拾着他的东西,他不当班主任了,便要换一件办公室了,“天天整出一堆破事不说,教室里总是一片狼藉,桌椅天天都是坏的……”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王耀趁着他说话的时间,沏了两杯茶,一杯给自己,一杯给前班主任,意为“我向您致敬,您不必多言了。”,接地气一点就是“可以闭嘴了吗?”。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王耀想到。




 




 




 




 




02.




踏进这间据说集聚了Z中纪律不良的班级,王耀吸了一了一口气——教室里一片狼藉,只见一个咬着汉堡的男生和一个拿着水管的高大男生在进行追逐。他们一看到王耀便都停了下来。




 




 




“哟,新来的,不穿校服的妹子你好,欢迎来到九班。”啃汉堡的瞬间咽下汉堡,挥舞双手,眼里满是兴奋的光彩,“进了我们班就是我们班的人了,出了事我们照着你!我是这里的老大,伟大的hero——”




 




 




“是吗?——”拿水管的说道。




 




 




“呵,我是老师。”王耀看着这两个比自己高多了的人皱了皱眉,“还有,我是男的。谁说扎了辫子就一定是女的——阿尔弗雷德同学。”




 




 




阿尔弗雷德眼里的光彩暗了些许:“你是谁?之前在学校怎么没见过你?新来的老师?”




 




 




王耀没理他,径直走到讲台旁,对底下的学生说:“我是初二九班的新班主任,叫王耀。字是这么写的——”他随手拿起一根粉笔,被想到粉笔上有条虫,估计是吓老师用的而且非常成功。王耀轻轻拈起,丢向窗外,然后写下自己的名字,字体刚劲有力。他顺便写了自己的手机号,“你们有事可以打电话给我。”





“学校不让学生带手机。”阿尔弗雷德说。







“我可没想到你们会遵守校规。”王耀淡淡地说道。







他打开文件夹,没想到里头放了一把磨得岑亮的菜刀。怪不得今天早上切菜时找不到菜刀了。王耀顺势拿出菜刀,砍向一张坏得不能再坏的椅子的椅背。当然这把菜刀拔不出来了这就是后话了。此刻,九班的人被下了一跳。







“作为我王耀带的第一批学生,我特许你们可以不用喊我老师。叫我老大大佬什么的都可以。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老子混?”







九班的人顿时沉默,或许,这个老师,是与众不同的。


















03.



“那我来安排一下班级职位的事情好了阿鲁。我想想……”王耀说道。他看了看九班的学生们,他现在倒是看出来了,他们没前班主任说得那么麻烦,那么可怕,中二倒是真的,或许好好教以后会很有出息的,他还看出两点,这个学校制度有问题,前班主任也教得不好,太死板老旧了。







这个九班是这一届学生中多出来的班级,学生都抽自前八个班级,要么是纪律不好要么是成绩不好。单论纪律不好话其实这一群人里还有进过年级前五十甚至前三十以前的学霸。学校要的是乖巧的学霸,而不是有个性的人







这就很可悲了。王耀同情了一把他们,随后看似很随意地说,“那位坐在窗边喝茶的亚瑟同学,你当班长好了。同时兼任一下数学课代表,多和数学接触一下改善你那不可描述的数学成绩。阿尔弗雷德同学,体委就你了,多运动,消耗一下汉堡带来的多余脂肪。这位伊万同学,额——你手里的水管和扫地用的扫把柄儿差不多,劳动委员就你了。”他说着,捡起地上扫把柄断了的扫帚,拔掉断柄,抽出伊万手里的水管,迅速把扫帚接在水管上再塞回伊万手里。


 




“老师……”伊万顿时懵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伊万你也有今天啊!”阿尔弗雷德大笑着说道。




 




“看来你也有当劳动委员的天赋啊,一通音波攻击后我顿时觉得周围干净多了,要不你顺便再当一些劳委?”




 




“卧槽!不了老师。”伊万难得同情地看了他一眼。




 




“哟,说脏话。纪委别忘在班级日志上记一笔。等等,纪委我忘记安排了,那就你了。”王耀拍了一下面前学生的桌子,“对了你是谁来着?”




 




“马修……”




 




“啥?”




 




“我叫马修……”




 




“好的马修同学。这个以后就是班级日志了。”王耀拿了一本崭新的硬壳的笔记本给他,哥特式的封面让他不禁嘴角抽了抽,这是要整得像死亡笔记的节奏吗?!




 




王耀安排完其他班委后便招呼着男同学下楼搬课本去了。如此,九班的初二下半学期开始了。




 




 




TBC




 




 




 




 


当叶修的父亲和众人聊起来天(一发完)

呵呵。

南山冷:

*all叶
*ooc
*私设如山
*不黑,只是找点乐子(喂!)


                                       04:20


叶修:@全体成员,大家注意了啊,我家老爷子等会要用我的号和大家交流了,想看看我以前的同事是怎么样的,大家尽量营造一个团结友爱的假象哈。注意,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



黄少天:这是兴欣新的抢boss方案嘛?用心良苦啊,不过这是求人的态度嘛?再来一遍,起码得说一个请吧,不然怎么能让人家有想帮助的欲望呢?不过就算你这样我也还是会帮你的,谁让咱俩关系好呢,对吧老叶?感动不?



王杰希:虽然有点可疑,但暂且相信你。



苏沐橙:这件事是真的,叶修哥已经退QQ,把账号发过去了。



周泽楷:……



江波涛:队长,你保持这样就好了,没问题的。



周泽楷:……



江波涛:@孙翔,你不要多说话,只发“微笑”和哈哈哈就行了



孙翔:(∗❛ัᴗ❛ั∗)



肖时钦:@戴妍琦,不要刷cp了



戴妍琦:遵命队长!



方锐:怎么个团结友爱?



张佳乐:随便编一点麻烦,有人接场假装帮忙就行了。



苏沐橙:@包荣兴,到你展现的时候来,使劲夸叶修哥。



包荣幸:收到!



张新杰:队长,你的签名该换一下了



韩文清:……(注:签名是“干死叶不羞”)



喻文州:@黄少天,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黄少天:为什么啊队长!?我这么健谈,rsadtugddgjiugh



王杰希:人要有自知之明,你只发“嗯”就行了。



张新杰:等会儿编麻烦的那些人,不要太夸张了,简单一点,体现出团结就好。



方锐:我已经编好了



张佳乐:那我假装帮你吧


高英杰:总觉得会出事



乔一帆:同感



卢翰文:我看你们巴不得出事



邱非:大白天的说什么大实话



刘小别:晚上就来不及了。



喻文州:你们等会都不许说话,提到你们再出来



王杰希:你们等会都不许说话,提到你们再出来



苏沐橙:你们等会都不许说话,提到你们再出来



                                       04:51


叶修:大家好啊,我是叶修的父亲。



黄少天:叔叔好



方锐:叔叔好



王杰希:叔叔好



苏沐橙:叔叔好



张佳乐:叔叔好



…………(懒人省略号)



叶修:你们好。



叶修:听说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是吗?



黄少天:嗯



叶修:也是,我那儿子不添麻烦才奇怪。



王杰希:叔叔你别管他,他只是手滑发了出去。



黄少天:嗯



叶修:没关系,我儿子我还不清楚吗?



包容兴:老大很好的,他很有领导能力的,会关心人,很要面子,不嘲讽,我们都很喜欢他的,他是全世界最好的老大。



叶修:老大?



苏沐橙:叔叔,那是称呼,游戏里的。



叶修:这样啊。



方锐:谁能帮帮我,魏琛晕倒了,帮个忙啊



张佳乐:我!



张佳乐:……魏琛?



张佳乐:那我还是帮你叫救护车吧



方锐:………



叶修:你们这样关心队员的吗?



张新杰:叔叔,张佳乐的意思是现在立刻过去看望魏琛,张佳乐,都是霸图的,把我和队长的祝福带到就好了。



张佳乐:这……



张新杰:快点,联盟爱



张佳乐:方锐,你给我等着!



张新杰:他的意思是马上就去。



叶修:不错,有行动力。



叶修:黄少天,是刚才那个人对吧?



黄少天:嗯



叶修:你是不是对我儿子有很大意见?没关系,我理解



黄少天:嗯



黄少天:嗯?不,我hgwdyyouyxgkof



喻文州:叔叔,你误会了,少天他和叶修可是好朋友



叶修:那我儿子的备注是黄少天一一整天想和我pk的话唠



叶修:这小伙子看起来也不话唠,话挺少的



黄少天:好啊,老叶那家伙wsxcdtgbhuinko



喻文州:打架是游戏里的pk,是竞技精神,至于话唠,他只是健谈而已。



叶修:这样啊,不过那小伙打字为什么老是打一半后面一串英文字母



黄少天:队长!你wszscdstgvgunhio



    【系统提示:黄少天被管理员喻文州禁言三分钟】



喻文州:这是少天打字的习惯,见谅。



叶修:这习惯不太好。



叶修:有一个叫周泽楷的我知道,电视上经常有他,他现在在吗?



周泽楷:……



叶修:我儿子刚刚和我说过你,说你是个优秀的人



周泽楷:……



叶修:他为什么只打省略号



江波涛:叔叔,队长的意思是见到你高兴,说不出话



孙翔:(∗❛ัᴗ❛ั∗)哈哈哈



周泽楷:……



叶修:不用紧张,都是上过电视的人了,这样可不行。



周泽楷:……



江波涛:队长的意思是,他有在认真反省。



孙翔:(∗❛ัᴗ❛ั∗)哈哈哈



周泽楷:……



江波涛:队长!你看外面天气挺好的,现在可以先看一下攻略,想想以后boss怎么抢,都可以啊!这么多事情等你,你先放下手机吧



孙翔:(∗❛ัᴗ❛ั∗)哈哈哈



叶修:孙翔是吧,你老是发(∗❛ัᴗ❛ั∗)哈哈哈,为什么



孙翔:(∗❛ัᴗ❛ั∗)哈哈哈



江波涛:叔叔,他只是太累了,导致脑子转不过弯,休息一回儿就好了



孙翔:(∗❛ัᴗ❛ั∗)哈哈哈



      【系统提示:孙翔被管理员喻文州禁言三分钟】



喻文州:孙翔,你先休息一下



叶修:怎么感觉你们有一点奇怪



高英杰:叔叔,你才发现



王杰希:英杰做作业去



高英杰:队长,做完了



王杰希:那就去训练



高英杰:队长,你自己都在玩



王杰希:你再说一遍



高英杰:队长,你自己都在玩



    【系统提示:高英杰被管理员王杰希禁言二十分钟】



王杰希:见笑了,这年纪的孩子就是叛逆期



乔一帆:王队,英杰私戳我让我给你带一句话,队长,你自己都在玩。(溜了,溜了)



王杰希:兴欣最后的良心……



苏沐橙:管教不严,羞愧羞愧



包容兴:老大也没管过呀,他说看自己造化,还有,老大说了,羞愧是不存在的,良心是不需要的,只有获取才是王道。



                             【包容兴撤回一条消息】



苏沐橙:包子,叶修哥让你买几瓶矿泉水回来



包容兴:你为什么删我消息?



包容兴:那不是乔一帆做到吗?



苏沐橙:那买几包面包



包容兴:好嘞!



叶修:我儿子给你们添麻烦了,唉……



黄少天:嗯



孙翔:(∗❛ัᴗ❛ั∗)哈哈哈



苏沐橙:(扶额)



      【系统提示:黄少天被管理员喻文州禁言一小时】



喻文州:少天,今天有你爱吃的秋葵炒秋葵哦,我特意多点了一些给你。



卢翰文:我忍不住了队长!让我说话,我干了森么呀队长,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严格按照刚才的指示做了!为什么还禁言我呀!还有秋葵炒秋葵是什么?能吃吗,能吃吗?能吃吗?我edxdgtgbhujmkpll



                             【卢翰文撤回一条消息】



卢翰文:抱歉,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喻文州:小卢,干得好



孙翔:(∗❛ัᴗ❛ั∗)哈哈哈



江波涛:孙翔,走,我们先去把药吃了



孙翔:(∗❛ัᴗ❛ั∗)哈、哈、哈、哈、哈、哈、



肖时钦:周泽楷都被你们丟尽了



周泽楷:……



叶修:这……



肖时钦:没事的叔叔,他们这是日常犯病而已。



叶修:你叫谁叔叔呢?



肖时钦:……



肖时钦:叶修?



肖时钦:来,抱抱



叶修:谁和你抱抱?



                    【系统提示:黄少天被解除禁言】



                    【系统提示:高英杰被解除禁言】




黄少天:老叶,老叶,你可算回来了,我都快憋死了,不让我说话,真的是丧心病狂,他们一群惨无人道的家伙,嘤嘤嘤,要抱抱



叶修:……



喻文州:怎么样?



王杰希:我看是完了。



苏沐橙:你们完了



包容兴:喵喵喵?怎么会有两个老大?



张新杰:两个?



韩文清:叶秋



喻文州:?



喻文州:暴露了^_^



王杰希:稳住,能瞒过去o_O



张新杰:各部门准备重新拟订剧本



肖时钦:收到,但是是黄少天写的稿子



喻文州:复制粘贴



【喻文州撤回两条消息】


【王杰希撤回一条消息】


【张新杰撤回一条消息】


【肖时钦撤回一条消息】


叶修:不要说了,我会把我哥带回去的(手动再见)



苏沐橙:蠢货弟弟,别占着我的好号,赶紧还我,回公司去。



叶修:不要!你得和我一起回



苏沐橙:少天,包子,咬他



黄少天:我靠!老叶,你什么意思?合着我是狗啊?咬他我还不如咬你,什么时候咬都行。



包容兴:老大,我也想咬你



叶修:滚滚滚!一边去!我哥是你们能咬的?



喻文州:前辈不能和你回去,他回去了联盟怎么办



王杰希:他回去了,我们怎么办?



叶修:你们到底想对我哥哥做什么



孙翔:(∗❛ัᴗ❛ั∗)哈哈哈



叶修:……



喻文州:……



王杰希:……



周泽楷:……



江波涛:孙翔,你可以正常说话了



孙翔:这人是不是毛病?



江波涛:你还是点头微笑,哈哈哈吧



叶修:刚才我的添麻烦了,现在我叫他先坐着,话说你们怎么搞的?让你们制造一下团结友爱假象,现在好了,团结友爱没有,只有假象了。



邱非:前辈,别扎心,起码我们演的是假的



叶修:真的还不得上天



刘小别:我不上天的,他哪有你好



高英杰:……



乔一帆:小别前辈……



戴妍琦:小别,我挺你!



肖时钦:小戴,加训



                                     07:01


苏沐橙:叶修哥已经被拉走了,拦不住。



叶修:(心累)







好无聊,有人和我尬聊嘛?QQ在主页,坐等。























对不起

很神奇的理由,很走心的道歉。码了当范本。

昭晖:

我用这个软件没有多久,没有注意到这个,真的很对不起,我一时兴起犯下了错误,在这里我向大大道歉🙇,文我已经删了,请求原谅

【all耀】有两只王耀的世界

悠悠堇:

这篇文章有两次被私信给我了,我个人认为是有过度借鉴嫌疑的,在外面没办法做调色盘,就很无语...


夭寿啦王耀死活要娶我!:



*放飞自我的产物,瞎写
*国设
*耀耀他真好(痴汉脸)






1.阿尔弗雷德现在感觉很不好。
正在抱怨王耀会议迟到的他,被突然推门进来的王耀惊得说不出话。
这可不行,太有失风度。阿尔弗雷德想,但面前这个明显小一号的王耀,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更别提他头发也更长一些。
这可以说是非常奇怪了。












2.“你们好啊,我是王耀。嗯…你们应该认识我?”小了一号的王耀指着自己,不太确定地问。
众国家一致点头。
“那就好办了。”小王耀看起来很高兴,“很高兴提前见到你们。那么,有谁告诉我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亚瑟首先开口,“你能否先告诉我们,你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心上人变小后不认得我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3.王耀推门的动作打断小王耀想要说出口的话。
“那啥,这货是小时候的我。”
“两个小耀???”伊万愣了一会儿,喃喃自语,“那以后我抱哪个?”
“你居然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了。”小王耀闻言对大王耀说,“你竟然经常被一个男人抱。”
“嗯?”大王耀表示莫名其妙并且很委屈。
然后他伸手抱了小王耀一下。“好了你也被男人抱了。”
“呸!你不就是我自己吗!”












4.“你的意思是你今天一觉醒来发现小时候的你躺在你身边?”弗朗西斯问。
大王耀和小王耀一起点头。
“那什么时候他回到他的时代?”
大王耀和小王耀一起摇头。
“好吧。”弗朗西斯无语,转而望向在沙发上悄悄地左扭右扭打量休息室的小王耀。“你现在是什么时候?”
“秦初。”












5.王耀告诉各国不要给小王耀讲过多后来的事情,小王耀撇撇嘴,没有反驳。
众国家都知道王耀的意思,都纷纷表示不会的不会的。
然而本田菊转念一想:“王先生,你是不是开完会之后还会跟很多国家会面?”
“啊,是啊,怎么了?”
“那小王先生能不能…”
本田菊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阿尔弗雷德打断了。“对啊对啊耀,你去忙,让小时候的你跟hero出去玩吧!”
“你开完会很闲?”王耀挑眉。
“emm……hero可以假装hero很闲。”












6.王耀深思熟虑(并不)之后,答应了阿尔弗雷德的要求,但遭到了别国的反对。
路德维希板着一张脸蹂躏小王耀的头发,“我觉得琼斯不太靠谱。”
费里西安诺则牵起小王耀的手,想试试撒娇管不管用。
亚瑟倒了一杯红茶递给小王耀,试图用茶把人拐走,然后被弗朗西斯踩了一脚。
伊万趁乱一把抱起小王耀冲向休息室的门,但在半路被大王耀截下,还被阿尔弗雷德偷偷绊了一下。
本田菊望着小王耀一脸好奇的样子,叹了口气,突然觉得有点心疼。
跟这种人待在一起什么的。
王耀把小王耀护在身后:“你们平时这样闹腾也就算了,但现在是特殊情况,我可不想让小时候的我这么早就留下心理阴影。”












7.众国协商之后,决定分别跟小王耀待一小时。
阿尔弗雷德强行拽走小王耀,成为第一个带小王耀的人。
“我想喝酒。”小王耀站在超市酒架前走不动路。
“不行,未成年人不能喝酒。”阿尔弗雷德仗着自己的身高优势死命揉小王耀。
“我比你大。”小王耀面无表情地打掉阿尔弗雷德的手。
然后他得到了阿尔弗雷德的一个爆栗。
“啊!你竟然打我!你不尊老!你以下犯上!”
又一个爆栗。
“我要跟长大后的我告状让他离你远一点!”
又又是一个爆栗。
“呜…我不喝了,我不喝了。”
阿尔弗雷德满意了,蹲下身子在小王耀脸上亲了一口,换来一个嫌弃万分的白眼。
阿尔弗雷德觉得很好玩,也许是见多了后来的王耀怎么捂也捂不热的模样,便对调戏这个千年前的小宿敌多了丝兴趣。












8.亚瑟是第二个。
他带着小王耀去了一家咖啡馆,期间挂掉了女王大人的三个电话首相的五个电话以及助理的n个电话,面不改色地拉着小王耀就座。
“你要是很忙,就别陪我了。”小王耀嚼着亚瑟给他买的口香糖,饶有兴致地看着窗外的景色。
原来未来的世界是这个样子的啊。
“没事,不忙。”亚瑟偷偷打开手机对着小王耀的侧脸咔擦咔嚓拍了好几张。“我觉得我有必要在你心里提前树立一个高大威猛的形象。”
“啊?”
“比如老虎。老虎不发威…”
“嗯?”
“你当我对象吧好不好。”
“我拒绝。”
“……那你当我没说。”












9.紧接着是伊万。
他搂着小王耀在休息室窝了一个小时,差点把小王耀给勒岔气。
“你们这些国家都是这样子的吗?”
“哪样子?”伊万问。
“喜欢男人。”
“差不多吧。”
“太可怕了。”
“不可怕,你要不要试试?”
“……”
“要不让以后的你试试也可以。”
“咳,你抱了我这么久打算什么时候松手?”
“等我累了就松手。”
“那你什么时候累啊?”
“抱着你永远都不会累。”












10.弗朗西斯来找小王耀的时候,给他带了一杯珍珠奶茶,小王耀喝了几口就不喝了,然后就是良久的沉默,弗朗西斯怎么哄都不开口。
弗朗西斯很着急,以为小王耀不喜欢自己,又觉得一定是其他国家说了自己的坏话,不由得欲哭无泪想要撞墙。他掏出手机给王耀发了条短信。
【你问问他是不是想回去了,告诉他是就点头不是就摇头。】
弗朗西斯照做,小王耀摇摇头。
【那你问他是不是玩累了。】
小王耀还是摇摇头。
弗朗西斯跟王耀一句一句聊了半个小时,从育儿手册聊到青少年心理问题,再聊到皇帝短命统治者不好干,最后以王耀的“没电了”结尾。
小王耀从身上摸出支笔,刷刷刷在手心里写了一行字。
“我看不懂…”弗朗西斯很为难。
小王耀盯着自己的手想了半天,把手中的奶茶扔到了弗朗西斯脸上。
“…珍…珠…粘…牙…”












11.路德维希和费里西安诺商量好了,两人一起跟小王耀出去,一加一等于二,就能一起待两个小时,划算。
走到一半,费里西安诺停下不走了。小王耀扯扯他的袖子,他还是不动。
“你怎么了?要等人吗?”
“不。我不喜欢等。”
“那你为什么不走了?”
“我在等你说喜欢我。”
路德维希当即抱起小王耀,“那你在这站着吧,我们先走了。”
要分开的时候路德维希蹲下来检查给小王耀买的东西。“零食?”
“有。”
“小帽子?”
“有。”
“没落下什么吧?”
“没吧。”
“可是你落下了我啊。”
“……你们为什么一个一个都那么热衷于撩我?而且明明那么撩的话你板着脸说完全没感觉了喂!”












12.最后一个是本田菊。
本田菊本来排在比较靠前的位置,但不知怎么的他自愿到最后一个。
本田菊领着小王耀回休息室放东西的时候遇见从外面回来的王耀,小王耀让本田菊等他一会儿,小跑着到大王耀身边。
“马上就好。”大王耀说。
“不不不我不是来说这个的。你跟小本田有过节吗?”小王耀神秘兮兮地问。
“算是吧——他现在可比你大哎。”
“这不是重点。那你讨厌他吗?”
“应该吧。”
“好吧。那你忙。”
告别大王耀,小王耀蹭到本田菊身边,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同时开口。
“那个…”
“你先说吧。”
“不了,王先生先来吧。”
小王耀对于本田菊对他的称呼有些抵触,“我跟你以后是不是关系特别不好啊?”
“啊,大概。”
“我们之间有过节吗?”
“嗯,有。”
“那你为什么还愿意陪我玩?”
“在下…”
“本来我是想着,替以后的我跟你和解的,但看你们两个的态度都很奇怪,还是算了吧。不过,现在的我跟你可什么事情都没有,你也不用把脸拉得老长吧?”
“很抱歉,在下会注意的。”
“明明多好看的一个人,非要阴沉沉的。”小王耀冲本田菊伸出手,“那么,带我去逛逛?”
本田菊牵起那只小手,觉得自己可能中暑了。
要不,怎么觉得有些晕乎乎的呢?












13.小王耀问本田菊:“你觉得我怎么样?”
“很可爱。”本田菊藏起袖珍相机一本正经地说。
“那以后的我呢?”
“很优秀,很有魅力。”
“评价很高嘛,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从本田菊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见小王耀锁骨附近的伤疤,很深,看起来是不久前留下的。
原来以前的王耀,看起来这么瘦小啊。
并不宽阔的肩膀,没有结实的肌肉,甚至有些撑不起身上那身不知道谁买的运动衫。
可是为什么,在本田菊的记忆里,王耀一直是高大又厉害的人,让人随时可以依靠呢?
从现在的样子成长为以后的天朝上国,一定吃了不少难以言喻的苦吧?
本田菊扭过头,掩饰自己发红的眼眶。












14.因为太晚,王耀只好在当地的宾馆先住一夜,等到第二天再回国。
房门被敲响后他放下手中的文件去开门,一个黑影扑进他怀里,把他撞得一个踉跄。
“这么着急干什么?”
“困了。”小王耀瓮声瓮气地说。
“那睡吧。”王耀收拾了下办公的用具,把小王耀拎进浴室里刷干净,再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以后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小王耀兴致勃勃地问。
“不是答应了我不要过问以后的事情吗?”
“我回去说不定就忘了。”
“很忙,很累,很充实。”
“嘛,跟我一个样啊。”
“你以为会是怎么样的?”王耀失笑。
“今天我遇见的那些国家是不是都很强大啊?”
“是啊,不过迟早都会是我的手下败将。”
小王耀闻言咧嘴笑了一下。
“听起来很棒啊。”
“当然了。不过还是要你自己经历才行啊。”
虽然会走很多弯路,受很多伤,失去很多珍视的东西,但经历过那些,内心才能真正强大起来。
所以,晚安。












15.小王耀像出现那样消失了。
王耀起床后望着身边皱了的床单,发了一会儿呆。
小王耀一定会经历他所经历过的,欢笑,泪水,苦难,然后一步一步,重新登上顶峰。
王耀低头笑了笑,在心里对自己说,加油。










(小生想要评论
(每次看见一堆小红心却没几条评论时觉得整个世界都灰暗了


【一点感慨】我们记得

Dasiv:

关于男乓的一点感慨,昨夜就想写奈何实在身体不支起不来,所以熬到了现在,只是感慨。好奇整件事情经过的人可以稍微问问周围的人或者网上查查,应该都能找到。




【我们记得】


          ——2017.6.25




1.


我很少写很沉重的事。


因为仔细想想这应该是个励志的故事


学生们尊师重道,关键时刻挺身而出。


为了自己的老师和教练可以放下自己的荣誉


一己之身不算什么。


然后上层人士点头称是


觉得年轻人就该这样!


不然咋整!




2.


然后就整了。




3.


我们记得有无数人发声


我们也记得更有无数人高谈阔论。


我们记得有人披着成熟有阅历的外衣指点


说这叫拉帮结派


我们记得有人一脸高姿态的指点江山


说这样意气用事才叫害人。


忍让懂不懂,迂回懂不懂


拿成绩才是第一位啊!你们这么闹才是害人啊!




4.


不懂。


我们只懂不争馒头争口气


是可忍孰不可忍。


如果所有不公都能忍


如果所有不平都能咽。


枉为人。




5.


这世界上有太多的不公。


而大多数的时候一些人为老不尊,


却还舔着自己仿佛用心良苦的嘴脸。


教育我们应该如何如何去应对这社会的险恶。




6.


可我竟然想问一句


这些所谓的人心险恶,又都是谁日益堆积?




7.


我们多渴望这是一个靠本事吃饭的社会。


然而当我们工作了


当我们按照自己的本心去努力工作了


当我们因为碰壁死咬牙坚持的时候


却又会站出来无数的“前辈”告诉你。


要为人事故,要圆滑。


你本可以甩锅,你本可以逃避些责任。




8.


所以后来我们也学会了


对一些刚步入社会的小家伙们苦中作乐的说


这才哪到哪,社会本就是这样。


然而我们不会再说


你本可以推卸责任。


然而我们也不屑于学那些所谓的圆滑。


我们照旧死磕,哪怕抱怨不公却也不讨半点滑头。




8.


甚至,我们不屑于对这样的人圆滑。




9.


所以我们记得


我们被无数人嘲笑。


说你们还是太年轻。


然而,我们就是这样的一代人啊!


是,我们在网上的任何呼吁起不了什么用处


是,我们极力呼吁的事绝大多数都会被已删除而镇压。


然而我们还是要呼喊,要表态。


不为别的。


只为我们无愧于心




10.


我们首先要的,是一个态度。


哪怕他起不了什么用处。


然而在舆论的导向下。


倘若我们连态度都没有


又怎么会让和我们有一样态度的人知道


自己是对的。


自己不是一个人。




11.


因为我们怕


怕看着那些一开始和我们有一样想法的人


最后因为发现声音越来越少,而扭头开始折中


开始喊算了算了


开始止损。


再然后


如果有一天连声音都没有了。


那才是真的没有希望了。




12.


即便事情无法更改


亦或者,我们无能为力


但是只要有声音


这好歹不是一座死城。




13.


我是个很少诅咒人的人


但是此时此刻我却不得不说一句


我们该庆幸,那些毒瘤至少比我们年长。


他们会在我们之前老去


会在我们之前退休


会在我们之前死去。


就像有人说的。


三五十年过后


我们还活着


他在盒里。




14.


可是我们却也不能总看着。


就像一群键盘侠站出来指着我们鼻子骂一样


你行你上


再或者


你们在这里发声。你们又干不了什么




15.


是的


我们干不了什么。


所以我们只能好好学习


所以我们只能好好工作。


因为这次事


因为这次拿到好成绩的和出去想把班主任找回来的男孩子和女孩子已经告诉我们了。




16.


做好我们该做的。


可以这么棒。






【只一点感慨,语无伦次,不知如何感慨。只希望我们会更好。就像我老大告诉我的那样,万幸,我们长大了,我们总可以做些什么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再次声明,仅仅只是自己一点感慨,不用爱心人士跟我讲道理,如果是来告诉我和我三观不合来教我做人的话就省省,送您仨一句:SB,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