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雪清留

【all耀】九班!九班!

慕瑾:

奇文共赏,大家来发挥吧。


我再过两分钟就更新!(到底还有几个两分钟


宸栩:



【all耀】九班!九班!




可能会改题目……写不写完看情况……




 ------------------------------------------




 




(正文)


 




 




01.




王耀,Z中新任教师,也是Z中最年轻的教师。刚毕业没多久就被师范学校的老师推荐到这里工作能不年轻吗……你以为这是给优等生的福利?不,那么想你就太天真了。其实就是师范学校那老师听说自己的老朋友在他教的那个班级折磨疯了于是就让王耀过去顶替罢了。




 




 




好气噢但一定要保持微笑。王耀心里n多句妈卖批划过。




 




 




现在他正坐在那教师的老友——初二九班的前任班主任面前听他发牢骚。




 




 




“这个班级太难搞了……”前班主任收拾着他的东西,他不当班主任了,便要换一件办公室了,“天天整出一堆破事不说,教室里总是一片狼藉,桌椅天天都是坏的……”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王耀趁着他说话的时间,沏了两杯茶,一杯给自己,一杯给前班主任,意为“我向您致敬,您不必多言了。”,接地气一点就是“可以闭嘴了吗?”。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王耀想到。




 




 




 




 




02.




踏进这间据说集聚了Z中纪律不良的班级,王耀吸了一了一口气——教室里一片狼藉,只见一个咬着汉堡的男生和一个拿着水管的高大男生在进行追逐。他们一看到王耀便都停了下来。




 




 




“哟,新来的,不穿校服的妹子你好,欢迎来到九班。”啃汉堡的瞬间咽下汉堡,挥舞双手,眼里满是兴奋的光彩,“进了我们班就是我们班的人了,出了事我们照着你!我是这里的老大,伟大的hero——”




 




 




“是吗?——”拿水管的说道。




 




 




“呵,我是老师。”王耀看着这两个比自己高多了的人皱了皱眉,“还有,我是男的。谁说扎了辫子就一定是女的——阿尔弗雷德同学。”




 




 




阿尔弗雷德眼里的光彩暗了些许:“你是谁?之前在学校怎么没见过你?新来的老师?”




 




 




王耀没理他,径直走到讲台旁,对底下的学生说:“我是初二九班的新班主任,叫王耀。字是这么写的——”他随手拿起一根粉笔,被想到粉笔上有条虫,估计是吓老师用的而且非常成功。王耀轻轻拈起,丢向窗外,然后写下自己的名字,字体刚劲有力。他顺便写了自己的手机号,“你们有事可以打电话给我。”





“学校不让学生带手机。”阿尔弗雷德说。







“我可没想到你们会遵守校规。”王耀淡淡地说道。







他打开文件夹,没想到里头放了一把磨得岑亮的菜刀。怪不得今天早上切菜时找不到菜刀了。王耀顺势拿出菜刀,砍向一张坏得不能再坏的椅子的椅背。当然这把菜刀拔不出来了这就是后话了。此刻,九班的人被下了一跳。







“作为我王耀带的第一批学生,我特许你们可以不用喊我老师。叫我老大大佬什么的都可以。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老子混?”







九班的人顿时沉默,或许,这个老师,是与众不同的。


















03.



“那我来安排一下班级职位的事情好了阿鲁。我想想……”王耀说道。他看了看九班的学生们,他现在倒是看出来了,他们没前班主任说得那么麻烦,那么可怕,中二倒是真的,或许好好教以后会很有出息的,他还看出两点,这个学校制度有问题,前班主任也教得不好,太死板老旧了。







这个九班是这一届学生中多出来的班级,学生都抽自前八个班级,要么是纪律不好要么是成绩不好。单论纪律不好话其实这一群人里还有进过年级前五十甚至前三十以前的学霸。学校要的是乖巧的学霸,而不是有个性的人







这就很可悲了。王耀同情了一把他们,随后看似很随意地说,“那位坐在窗边喝茶的亚瑟同学,你当班长好了。同时兼任一下数学课代表,多和数学接触一下改善你那不可描述的数学成绩。阿尔弗雷德同学,体委就你了,多运动,消耗一下汉堡带来的多余脂肪。这位伊万同学,额——你手里的水管和扫地用的扫把柄儿差不多,劳动委员就你了。”他说着,捡起地上扫把柄断了的扫帚,拔掉断柄,抽出伊万手里的水管,迅速把扫帚接在水管上再塞回伊万手里。


 




“老师……”伊万顿时懵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伊万你也有今天啊!”阿尔弗雷德大笑着说道。




 




“看来你也有当劳动委员的天赋啊,一通音波攻击后我顿时觉得周围干净多了,要不你顺便再当一些劳委?”




 




“卧槽!不了老师。”伊万难得同情地看了他一眼。




 




“哟,说脏话。纪委别忘在班级日志上记一笔。等等,纪委我忘记安排了,那就你了。”王耀拍了一下面前学生的桌子,“对了你是谁来着?”




 




“马修……”




 




“啥?”




 




“我叫马修……”




 




“好的马修同学。这个以后就是班级日志了。”王耀拿了一本崭新的硬壳的笔记本给他,哥特式的封面让他不禁嘴角抽了抽,这是要整得像死亡笔记的节奏吗?!




 




王耀安排完其他班委后便招呼着男同学下楼搬课本去了。如此,九班的初二下半学期开始了。




 




 




TBC




 




 




 




 


评论

热度(271)